<sub id="zrtzj"></sub>

<address id="zrtzj"></address>

    <thead id="zrtzj"></thead>

        <address id="zrtzj"></address>
        <sub id="zrtzj"></sub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zrtzj"></sub>
              <sub id="zrtzj"></sub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zrtz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zrtzj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奉節網 詩城文苑 散文

                  春夜喜雨

                  2020-03-28 09:16 來源:cqrb

                  文/王中平

                  半夜一覺醒來,窗臺有雨水滴落的聲音,“嘀嗒嘀嗒”,在寂靜的春夜異常清晰。我披衣起床,坐在窗前,看窗外的雨淅淅瀝瀝、纏纏綿綿,像斷了線的珍珠從天上滑落,落在希望的田野上,潤澤沉睡一冬的土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都說春雨貴如油,生活在城市的人們是無法體會得到其中滋味的,只有莊稼人才能深深體會到對春雨的渴求,尤如嬰兒渴求母親的乳汁一般,那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東西。一場突然降臨的春雨,會給莊稼人帶來很大的幸福。今夜的春雨,讓我想起了世世代代為農的鄉親們,我的父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我的家鄉,栽水稻的稻田分兩種,一種叫冬水田,一年只栽種一季,稻田的水從秋季收割完水稻后就開始儲水,這種水田易儲水,土壤肥沃,水稻產量極高。但這種稻田不是每家每戶有很多的,大多數是另外一種田,叫干田。干田一年可以種兩季,等秋季收割完水稻后,把田里的水放干,用鋤頭把田土翻一次,可以種小麥、油菜,彌補夏季水稻的欠收。但問題來了,要是等到春季把小麥、油菜收割完后,如果天遲遲不下雨,就會耽誤春季的插秧,這時候莊稼人對春雨的渴求是十分迫切和焦慮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記得有一年,小麥、油菜收割完后,天遲遲未下雨。我大伯是個爆脾氣的人,望著天直罵娘。我父親卻是個溫和的人,懷著虔誠的心去了很遠的龍王廟祈求。好幾天后,終于下起了瓢潑大雨,人們爭相走出屋內,來到院壩里,歡呼雀躍,有的小男孩竟然在雨中奔跑打鬧。

                  高興過后,父親又眉頭緊鎖,每家的干田都還沒有插秧,而我們四五家人才有一頭耕水,有可能大家都會去爭搶。那是一頭老牛,肯定經不起連續多日的勞作。最后大家商議,先犁干田的邊,把邊坎坐實,不漏水后再犁剩下的田,并以抓鬮的方式確定每家的先后,我家在大伯的后面。大伯拿到牛后不肯再松手,非要等他把干田全部犁完后才肯交給我們。父親是個老實善良的人,沒有去爭,而是帶領全家用鋤頭一鋤一鋤地挖,那一年所有的干田都是我們用鋤頭挖出來的。應了那句話,付出總有收獲,那一年我家糧食豐收,是歷年來之最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每一場春雨的降臨,我的內心便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和激動。是春雨,讓家鄉干涸的土地有了生機;是春雨,讓我們獲得了糧食的豐收。可以說,是春雨喂養了我們的身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編輯:馬江望

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      在线aav片线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尚网